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金中老三届的创举   

2009-09-08 17:19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金中老三届的创举 梦石 - 一群快乐老东西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中校友会老三届分会副会长张南军宣布开坛

金中老三届的创举 梦石 - 一群快乐老东西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 汪副校长致贺辞

金中老三届的创举 梦石 - 一群快乐老东西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米寿江闪亮登场第一讲

    《  金陵中学老三届讲坛》今天开坛。第一讲的主讲人米寿江,是南京十中(原金中)1968届毕业生(初一<1>班),现任江苏省委党校教授、中国回族学会副会长、已出版专著21部,是我国知名的宗教研究专家。

米寿江的讲题是《伊斯兰教与国际政治》。当初,讲坛的组织者在拟定讲题时,有些担心这个题目过于政治化,不知道有多少老东西会感兴趣。不料,今天上午,能容纳100多人的金中阶梯教室,几乎坐满。听众不仅有金中老三届,也有外校老三届。米寿江从困扰当今世界的两大难题之一 ——宗教讲起,高屋建瓴,提纲挈领,从世界宗教谈到伊斯兰教、从伊斯兰教谈到当今国际政治的热点,既有历史的回顾,又有现实的分析;既有生动的事例,又有精辟的见解,侃侃而谈,激情四射,赢得老东西们一阵又一阵的掌声。两个半小时不知不觉一晃而过,大家正听得带劲,都觉得时间太短,意犹未尽!

   都是已退休或将退休的人了,属于“退出历史舞台”一族,却依然对这样敏感的问题,抱有这样浓厚的兴趣。正如一位老东西所说:我们的心还是热的,我们的血还是热的!这就是老三届!

这个讲坛,是金中老三届的又一个创举。金中老三届,创办了“老三届合唱团”,创办了“耳顺平天下”,给老东西们的晚年生活,凭添了许多乐趣。他们还不满足,他们感觉到,老三届的宝贵资源不能白白浪费,应该尽量发挥。老三届校友中,有许多专家学者,他们学有专长,术有专攻,都是各自领域的一流专家,他们还有许多宝贵的人脉资源,也是国内知名的专家学者。请他们来开讲坛,既能服务校友,又能回报母校,还能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和学习的机会。在母校的支持下,在金中校友会老三届分会的组织下,《金陵中学老三届讲坛》经过半年的准备,就闪亮登上历史舞台了!

据我所知,在中国林林总总,大中小学的校友会中,这样的讲坛,绝对是个创举!

筹备之初,也有人担心:这样的讲坛能够办得起来吗?今天,嘹亮的“开坛第一声”,把这样的疑虑一扫而光!

这个讲坛是多元的、丰富的。政治的、经济的、社会的、文化的、艺术的、保健养生的、吃喝玩乐的……  凡是大家关心的,都在讲坛的讲题之内。第二讲(2009.10.8上午9:00)将由博导、古文字专家、诗人周晓陆教授来讲《解读陕北信天游的文化密码》 ,晓陆(小鹿)唱信天游在全中国教授中可是首屈一指哦! 接着还有著名传记文学作家铁竹伟讲传记背后的名人轶事;民俗学家薛冰讲南京的民俗文化和历史沧桑……讲坛秘书处,已经把讲题排到明年了。

这个讲坛也是开放的,主讲人员虽然以金陵中学老三届为主,但绝不排斥其他学校的老三届,也不排斥非老三届。不但如此,还会着意邀请国内国际的名家,来义务讲课,以确保讲坛的品位和质量。听众也不限于金中老三届,凡是愿意来听的,一律欢迎。

退休,是另一种新生活的开始。往者已逝,来者可追。老三届,大约还能蹦达20年吧。“再过20年,我们来相会。”我想,这黄金20年,未必会比前20年,前30年,前40年逊色!

金中老三届的创举 梦石 - 一群快乐老东西的日志 - 网易博客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照片拍摄:符丽娅

评论
我和米教授相识于90年代初,是为了一部《古兰经》版本的出版,却没能真正聆听他关于伊斯兰教问题的高论,而这个问题一直是我有兴趣而有不甚了了的。这次因出差在外失去了这个难得的机会,甚憾。
金陵中学老三届讲坛终于开坛了,等待已久的文化盛宴一炮开红,老三届讲坛的三性,即公益性、开放性、多样性很好!我们期待10月8日的第二讲,一睹晓鹿同学在微醺状态下的名士风采,倾听那来自黄土高原的悲仓、高亢的信天游,领悟那原汁原味陕北情歌。
听说与晓鹿同学交流时,半醉半醒方得真缔,不知确否?是日我将携酒而往,举樽同醉,人生一大快事!
「红色的狂飙,让我和你分离, 

    缺乳的饥饿,失读的无奈, 

    亲情的割裂,前面的崎岖。 

淮北的酷暑冰雪中我苦苦疾问: 

我还能回到你的怀中吗! 

    西课楼啊,我难忘的母亲,你在哪里!你在哪里!」
曉陸《西課堂,你在哪裏》中的吶喊猶在耳畔,如今尋找到階梯教室,昔日「缺乳的饥饿,失读的无奈」得到些少的補償。
感謝老三屆講壇的組織者,功德之舉啊!
金中讲坛秘书处(江苏):
老朋友(云南 昆明):
老朋友不是老三届也不是南京的学生可真想也去听讲,亲身感受一下那气氛呀!可以吗主人?当然欢迎了。开放的讲坛,喜欢听,只管来。报告领导:我也从昆明飞过去好吗?
“老三届,大约还能蹦达20年吧。再过20年,我们还相会。我想,这黄金20年,未必会比前20年,前30年,前40年逊色!”我们就是为了更有意义的过好今后的二十年,开设了“老三届讲坛”。我们相信,这个讲坛必将丰富我们的老年生活,也必将为中国的文化建设和思想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!
老朋友(云南 昆明):
老朋友不是老三届也不是南京的学生可真想也去听讲,亲身感受一下那气氛呀!可以吗主人?当然欢迎了。开放的讲坛,喜欢听,只管来。
第一讲没赶上,一定不能错过第二讲,期待这个日子。在“另一种新生活的开始”后,能参加这么丰富多彩的活动,真好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