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事见精神 梦石  

2010-07-02 22:32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(   这是我3年前写的一篇博客,纪录我看了吴冠中的纪念文章《难忘陈之佛》的一点感想。现在,吴冠中先生也走了。我把它翻出来晒晒,也算是我对吴冠中先生的一个纪念。)

 

     《江苏花鸟画研究》的总编陈培光先生,是我的福建老乡,每一期的刊物,都会给我寄来。这一期的主题,是俞继高从艺50周年纪念,打头的一篇文章,是吴冠中的纪念文章《难忘陈之佛》。

       陈之佛是工笔花鸟画大师,俞继高先生的老师。吴冠中先生的这篇文章,曾刊在今年9月21日的新华日报上,我当时看了,就十分感动,把当天的报纸保存了下来。陈培光先生用它打头,显然也是非常欣赏的。其中最打动我的,是文内的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   吴先生说,日本投降后,1946年夏,教育部在南京、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武汉、重庆、西安、沈阳、昆明九打城市招考公费留学生,留学国有美、英、法、瑞士、丹麦等。科目包括理工、医、法、哲学、文学、绘画、音乐等,定额录取100人,其中绘画2人。我于9月在重庆参考,10月南京教育部发榜,我榜上有名,喜极。到陈之佛老师家报喜(此前他们有师生之谊),他问我美术史答卷情况,我背了几段自己的论文,他大喜,说他正是部聘美术史评卷者,有一份最佳答案,他批了90分,原来就是我的。我泪湿。但,他并未说,我不可能想象,所有的人都不可能想象,他在教育部判卷过程中,亲自用毛笔抄录了那份答卷,抄录当时他也不知答卷者是谁。这份手卷一直保存在他家中,他女儿女婿也一直珍视父亲留下的文物资料,却始终不知这份答卷的作者。最近他们偶然在我的文章中发现我提及与陈老的往事,并谈及考卷故事,他们才揭开谜底,与我联系后,寄来了抄录稿的复印件。一个甲子转回来,我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风貌,道是无情却有情,历史这面镜子恩赐我窥视了我淹没已60年甚至永远的往事。

     这件小事,把陈之佛先生惜才、爱才的心理,表露无遗。一个大师级的人物,对一个不知名的考生的答卷,居然如此珍爱。不仅抄录下来,而且一直保存了几十年。这是对艺术的一种至高无上的推崇!这种精神,这种境界,如今是难得一见了。

     难怪吴冠中对陈之佛会难忘,我们这些后生小子,得闻此事,不也难以忘怀麽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