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翁永粹老师  

2011-04-25 21:2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 

4月17日中午,张朝宓做东,在汉中路真知味酒店同学小聚。参加者中:王德鸿、张思敏、陈惠仁、薛明、朱佩虹、王增陵、张朝宓,我们七位都是南京十中60年初一(3)班的同学;胡锡瑜、朱敏娟夫妇是我们初一(3)的班主任、恩师翁永粹老师的长子、长媳;还有刚从美国回来的快乐一生。大家在耳顺的活动中早已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了,这次小聚为的是怀念我们的班主任翁永粹老师。

     翁老师只教过我们一年的数学,并且是我们的班主任。后来于63年调离十中了。那时,我是班上年龄最小、个子最矮、最不起眼的一个。除了爱读书就是贪玩,不会引起老师的关注。五十年过去了,翁老师的音容笑貌在我心里已经模糊了。但翁老师的名字,我却牢牢记住了。去年,在老三届讲坛的一次活动中,在马肇立家楼下的长廊中,我们和张朝宓遇到了胡锡瑜夫妇,聊起来才知道原来是翁老师的儿子媳妇,相约一定要找机会聚聚。前些天,张朝宓说起翁老师,说起胡锡瑜,一下子又勾起我当年的记忆,感觉特别亲切。
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     细心的胡锡瑜整理了一本电子相册。打开电脑,端庄文静的翁老师,又对着我们微笑了。原本模糊的记忆,一下就变得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 张朝宓是数学课代表,和教数学的翁老师自然走得最近,有时也帮翁老师改作业,也曾到翁老师家去过,是我们班同学中,和翁老师感情最深的一位。张思敏体育好,爱唱歌,曾被翁老师看中,指定为合唱节目的指挥,她说起当年赶鸭子上架的情景和回家后对着镜子苦练,最终演出获奖,让她至今难忘。。。。。。朱佩虹是班上的文艺委,活跃分子,人缘特别好,真佩服她的细心认真,带来了好多几十年前的女生照片,保存绝对完好,颜色都没变。我们这些没心没肺的男生就不能和她比了。

 

怀念翁永粹老师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     胡锡瑜谈起母亲,一时伤感,哽咽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情绪才缓过来。他说,1920年,母亲出生在南京一个家境殷实的人家,是长女,从小就很有志向。那时,也不是说家里有钱,女孩子就一定能读上书的。南京有座很有名气的公立中学“一男中”,也就是现在一中的前身, 只收男生,后来开始招女生了,她想上。外祖父说:能考上,就去读。结果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“一男中”,成为该校首批女学生。抗战期间,南京沦陷,辗转到了四川宜宾,她又到重庆合川的国立二中和商专去读书。抗战胜利,一家人回到南京。外祖父重振家业,叫她回来帮忙,她却拿定主张,自己在外面找工作,后来就在南京市教育局工作。48年和有姻亲关系的父亲结婚,父亲毕业于黄埔15期。抗战胜利以后在当时的国防部和京沪杭警备司令部工作。尽管父亲在上海解放前夕,把一大批美援物资交给地下党,是作出贡献的,但“反动军官”的身份,却始终象一道无法摆脱的魔咒,罩在一家人头上几十年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 翁老师是1956年到南京十中当老师的,1963年调离十中,此后辗转到南京雨花台中学教书。在三尺讲台上兢兢业业几十年。文革期间由于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致使她的精神压抑、子女们下乡、家境贫困,都让翁老师不堪重负,1975年,突发脑溢血去世,年仅55周岁。那时胡锡瑜、朱敏娟还在乡下插队,接连两封电报传来,赶回南京,已是天人两隔了。说起丧母之痛,胡锡瑜止不住泪流。

      在胡锡瑜的记忆中,母亲是严师,也是慈母。有些近乎苛刻的要求,使他在中小学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无微不至的母爱,又让他弟兄三个度过了充满温馨的童年。许多细节,历历道来,让我感动。浮现在我脑海中的,已经不仅仅是那个端庄文静、温文尔雅的翁老师,而且是一个从民国走出来的坚强的知识女性,一个有执着追求的女性,一个令人敬佩的母亲!

   “ 每一座墓碑下都埋藏着一部历史。” 我们上一辈走过的历史,就是最真实、最真切的一部现代史。能够象胡锡瑜这样,仔细的收集、整理、记住上一辈的历史,了解他们的苦难,理解他们的苦衷,这样的后辈已经不多了。这是很可惜的。

   所幸的是,我的亲友中,还有一些这样的孝子。 我的大舅子白之成,就是一个。我岳父去世后,留下了十几本回忆录。这些写在小学生作业本上的回忆录,每本都编了号。记下了他从读私塾起到文革结束后,几十年人生风雨。岳父记忆力惊人,文笔又好,记人记事,历历如画。之成把这十几本回忆录(遗憾的是家中小儿调皮,已损毁三分之一)带回北京,用工整娟秀的楷书,重抄了一册,送给之锡和我珍藏。  同学中,张朝宓也算一个孝女,她的上辈中,竟然有7位是扬州中学出来的学子,她从之锡的博文中得知我岳父回忆录中有不少关于扬州中学的回忆,便特地来我们家中“借阅” 。回去以后,还整理、摘抄、编辑了几篇发在她的园子里。她家90高龄的老婆婆读到校友的回忆文章时,感到莫大的幸福与快乐,也勾起了少女时代的美好记忆。这种对长辈精神上的关爱和抚慰,真是让我感动!

    生命是一根无尽的链条。一环紧扣一环,一代接着一代。百善孝为先。我以为,怀着感恩的心,去了解上一辈人的经历,去理解上辈人的悲欢,是对上一辈人最好的怀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