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  

2016-10-26 12:06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说到故事,让我们纳闷的是,关于知青大娘哈金霍诺霍娜,知青们没有讲出过一个完整的感人的故事,她留给知青们的,只有一些片段,一些细节。

    大娘的家在山口的一处高坡上,这里是通往伊克布拉大队部的必经之地。真正在大娘家住过一段的,只有大保、杨君乔和毛佩玲,但几乎所有的知青,都在大娘家喝过奶茶、睡过热炕。尽管很贫穷,大娘总是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款待知青们,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 有人说大娘脾气不好,敢说敢讲敢骂,但苏闽说:“她见到知青总是笑眯眯的。”吴燕说:“每次从山口出来,总会看到大娘站在高屹梁上,手搭凉棚在张望,她是在盼知青来啊!每次到大娘家,总是炉火烧的旺旺的,奶茶烧的热热的,炕上烧的暖暖的。就象到了家一样。”

    在那饥饿的岁月里,在那寒冷的塞北草原上,远离家乡几千里的南京知青,大都还是十几、二十岁的孩子,是多么渴望温暖的母爱啊!大娘的家,便成了他们心中的港湾,最难忘的、最温暖温馨的家。

    没有特别的故事。但,那些永远烙在知青心中的点点滴滴温馨的回忆,不就是一个个动人的情节么?大娘没有留下一张照片,但是,几十年后,大娘的音容笑貌在知青的记忆中依旧是那样清晰,就象刻进了脑海里一样。

     伊克布拉的知青们说,哈金霍诺霍娜只是知青大娘的一个代表。这座碑,不仅仅是为她一个人立的,也是为其他许许多多的知青大娘立的,更是为许多知青大叔、知青大哥、知青大嫂,为所有关爱、帮助过知青的草原上的善良的牧民立的!他们只是想通过这个碑,来表达自己对草原的思念,对牧民的感恩!

     很多故事,很多细节,几十年后回想起来,依旧是那样温馨,那样令人感动。

     高维立心中的知青大娘,可能就不是哈金霍诺霍娜。他说,当年,大队经常召集知青去学习、开会。他是‘老油条’,不大去。因此,也难得到哈金霍诺霍娜大娘家去。他心中的知青大娘,是他的房东齐木斯林格大娘。他和大娘的小儿子奇劳摸爬滚打、吃住玩乐都在一起,混的最熟。他说:“每天早上,我和奇劳赶着400多只羊出外放牧,晚上回到家里,总能吃上热腾腾、香喷喷的饭菜。大娘担心我一整天在外放牧肚子饿,还经常炸一些‘包苏尔’(蒙语:油果子),让我带着放牧时充饥。有时还有意识地让奇劳先同羊群走,我好在家里喝饱了茶、吃足了炒米,再出去追赶奇劳和羊群。每当我脱下脏衣服,总是嫂嫂查汉呼亨抢着帮我洗干净。我在放牧时被树枝、柴禾划破了衣裳,都由大娘或嫂嫂帮我补好。我脚上穿的第一双毛袜子,也是大娘亲手捻的羊毛线,由嫂嫂织成的。”让他难以忘怀的,还有千里山煤矿查汉哈达铁匠铺里,那个教他打铁的刘师傅和老板娘。他在自己写的《在查汉哈达的日子里》,有极为生动、感人的记叙。

       欢迎晚宴上大家高歌一曲献给牧民们(穿红衣者为高维立)

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 何伟源心中难以忘怀的,是李接合子的夫人——李夫人。他每次从牧区“其勘嘎”的家到农业队,都要顺路弯一下到李家。李夫人怕他饿着,总要烙一些面饼给他带上。少不更事的他,也不知推辞。他说:“几十年过去,每每想到当时的情景,就感动不已。当时,每人每月仅供应5斤面粉。李夫人将从牙缝里省下的面粉烙饼给我吃,对我们知青是多么情深意厚呀!我无以报答,只能深深道一声福,祝愿李夫人健康长寿!”(照片中间的老夫人)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 当年被大哥大姐们藏在火车座位底下混到内蒙的“编外知青”饶武汉,年纪最小。被称为“二妈”的房东大娘最疼他,把他当成自己的小儿子待。两年后,饶武汉当兵去了,给二妈寄来了一张戎装照。几十年来,二妈一直把这张照片放在最显眼的位置。这次,饶武汉带上女儿饶雪重返伊克布拉,饶雪在二妈家的立柜里看到爸爸年轻时的飒爽英姿,赶紧把这张珍贵的照片拍了下来。饶武汉说,离开伊克布拉后,因工作原因,一直没能回来,但和二妈一家始终保持着联系,工作的变动、生活的变化,都会及时告诉二妈。二妈得知他们父女要来,激动得不行。年迈的老人家,特地为他们父女二人做了两套精美的蒙古族礼服(见下面父女俩与二妈的合影)。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 知青们重返伊克布拉,尹老汉家也是必去的。伊克布拉大队有两个小队在紧邻黄河的农区(简称河畔,牧区简称山里)。知青们刚来时,都集中在河畔居住,尹老汉就是他们的邻居。尹老汉叫尹志成,因是早年移民来此的汉人,其实也就比知青大个十几岁。知青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老汉。苏闽说,老汉特别热情,没事就喜欢跑知青这边来串门,很快就和知青混熟了。十几岁的学生娃乍到这里,啥也不懂,老汉就成了他们生产上、生活上的老师,给了知青很多照顾和帮助。1972年,小江、小山兄弟俩的父亲援外修铁路,想把兄弟俩调离内蒙,小江正在生产队长任上干得一头劲呢。苏闽认为小江不会走的,老汉认为小江肯定会走。两人打赌,结果老汉赢了苏闽一条香烟。1973年,苏闽要去上大学了,尹老汉两口子也是依依不舍,煮了十几个茶叶蛋,送苏闽上路。此后,他们与老汉也一直没断过联系。小江这次回去,还在老汉家住了两天,久别重逢,大家都特别珍惜相聚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十年前的“老汉”和小江

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的老汉夫妇和小江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汉夫妇与小山和苏闽在南京留影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 我想,伊克布拉的知青们,恐怕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“知青大娘”、“知青大伯”、“知青大嫂”,心中都会藏着许多温馨的回忆。

    想起李白的两句诗: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回顾所来境,苍苍横翠微。这一首诗的意境,犹如人生到了我们这一阶段的境界。千山万水百折千回,蓦然回首,那些苍苍翠微下面,掩映着多少平淡动人的往事以及那些曾经风雨同行的朋友。

    有一位作者曾经说过:“朋友会离别,亲人会老去,生命有一天也终将会消失。只有那些真情,能穿透岁月风尘,抵达永恒!”说得真好!能穿透岁月风尘、永远珍藏心间、给生命以温馨和快乐的,只有真情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石草堂主人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