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  

2016-10-26 12:07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河畔的合影

        伊克布拉的知青们这次返回第二故乡,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使命——在宝罗斯太山下修建一座长明灯。我有幸参与了长明灯的安装过程。长明灯背后的故事,深深地打动了我,回来以后,心情依旧久久难以平静。
        宝罗斯太山是伊克布拉境内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,大约200多米高,山坡陡峭,山势挺拔,孤零零的耸立在一片荒原上。两峰相连处,形成一道山洼,整座山形显得柔和而富于变化。在一个奇石爱好者眼中,是那样大气磅礴,是不可多得的山景,让我震憾的一座石头山。迎面山坡上,有七个白色的大字:永远忠于毛主席。十分醒目。乍一看,我立刻想起那个荒唐的年代,一群天真、幼稚的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才知道,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。这七个大字后面,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十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故事,就在这座山下发生。


       1969年初,他们刚到伊克布拉没几个月,一场深挖“内人党”的运动,突如其来地席卷鄂尔多斯草原,搅乱了牧民平静的生活。公社往大队派了贫宣队,成立了“清理阶级队伍”专案组。很快,大队副书记王旦巴道尔吉被打成“内人党”。专案组为了扩大战果,连夜拷打王旦巴道尔吉,用铁丝捆上大石头吊在他脖子上,罚他站在火炉边的凳子上......  王旦熬不过去,胡乱“供”出一些人。第一个就是知青们的“老师”马旦增。马旦增半夜里被带到保罗斯太山下的大队部接受审查。
        知青们震惊了: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几个月,手把手教他们劳动和生活本领的旦增大爷,那样一个老实、忠厚的人,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“内人党”?变成“阶级敌人”? 知青们愤怒了:毛主席早就说过,“要重证据,重调查研究,严禁逼供信。”贫宣队怎么能严刑逼供、胡作非为呢?
        22个南京知青拧成一股绳,决心为旦增大爷讨个说法。他们也连夜进山,朝大队部赶,找贫宣队要求“了解情况。”贫宣队只得召开“情况说明会。”会上,知青们认为“证据不足”,贫宣队认为“证据确凿!”双方展开了激烈辩论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午后,王旦巴道尔吉却突然失踪了。所有在大队部的人都出去找。山上山下找个遍,也没找到。快到傍晚,传来消息,说王旦自杀了。人们在山顶的飐标上发现他吊死在上面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下,知青们更加激愤了,坚决要求贫宣队放人,贫宣队则指责知青们是在“对抗运动”、“破坏运动”,准备在知青中抓几个“反革命”。双方激辩一夜,没有结果。
        第二天,知青们兵分两路,一部分人上山,用白泥写下“永远忠于毛主席”的特大标语,一部分人继续开会。贫宣队长看到宝罗斯太山上这几个醒目的大字时,也被深深地震憾了!事后,他说:正是这几个大字,和知青们的执着,让他改变了对知青们的看法,终于同意让知青们把马旦增带回生产队去。
       关于这段惊心动魄的斗争,吴燕在《寒冷的冬天》一文中,有生动的描述。不久,事实证明知青们是对的,所谓“内人党”根本就是子虚乌有!旦增大爷和一大批被抓的牧民,被保护下来了。王旦巴道尔吉书记也得到平反。然而,他却永远也不能回到亲人身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散落说得好:“当年内蒙清理‘内人党’,和内地清查‘5.16’一样,是中央很有来头的人出于狭隘的目的发起的一次有组织的清洗运动,和这么大的一股势力对抗,搞不好是要把命搭上的。如果没有正义感、勇气、智慧和为真理献身的坚定信心,绝对无法面对这些压力的。”这样一种为正义而斗争、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,正是伊克布拉知青们最为感人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!多少无辜的人们惨遭迫害,饱受冤屈!伊克布拉22个知青中,有的父亲被打成反革命,自杀了;有的父母被打成叛徒、特务,关起来了;有的被打成走资派,被批斗了;有的则因为“历史问题”,受到歧视......  在这样一种境况下,他们来到异地他乡“接受再教育”,却依然敢于维护正义,挑战强权,需要多大的勇气啊!
       这场斗争的结果,是知青在牧民的心目中,形象变得勇敢、亲切了,和牧民的关系融洽了。牧民乔吉布的儿子达愣太,如今是鄂尔多斯市地税局的宣教科长,这次见到我们,格外亲切。他说,他父亲当年就是被贫宣队专案组抓走的。父亲去世前还对他说:“南京知青真好,是他们保护了我们这帮被斗的人们。”王旦巴道尔吉的大儿子巴图齐鲁,现在是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的医生,见到我们,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南京知青,是牧民心中最可爱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 - 梦石 - 梦石草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十年后重返伊克布拉


      几十年过去了,不少老一辈的牧民,已经不在人世。南京知青当年在草原上的义举,却依旧清晰地留在鄂尔多斯草原牧民的心中。人们把他们称为“伊克布拉的孩子”,他们当年的集体照上,称自己是“伊克布拉人”。
      在宝罗斯太山下,修建一座长明灯,正是为了纪念这一段“光荣的经历,永恒的回忆”(马语者语),悼念那些在那疯狂岁月中受苦受难、甚至献出生命的善良的人们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石草堂主人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