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《双休特刊》  

2017-09-29 22:39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1984年初,南京日报首次对社会公开招聘编辑、记者。社会各方人士近千人应聘,通过重重关卡,只招收10人。我有幸以第一名入选,从此踏入新闻界,一直干到2008年退休。
      初入报社,分配到评论部当编辑。上班当天,吕德雄主任把《见闻谭》和《金陵论坛》两摞来搞,往我桌上一摊,说:“都是你的事了。干活吧!”没有准备期,没有适应期,也没有人教你怎么当编辑,直接逼你上手了。评论部就三个人,除了吕德雄,还有一个搞文摘的严中。也只能边干边学边。好在我文字功底还行,很快就适应了。当年,自己写的一篇评论获南京市好新闻一等讲奖,和孙洁合写的一篇通讯,获江苏省好新闻二等奖。
      1985年,出乎我的意料,报社任命我为政法部主持工作的副主任(没有主任),组建政法部。在政法部干了一年多,自以为还是不辱使命的。1986年,政法部取消,我被安排到新组建的社会生活处当记者,跑政法口和民政口,以舆论监督为己任,一直做到1989年以后。那时候,大环境相对宽松,在舆论监督方面,我才有可能取得一些成绩。风波之后,环境不同了,我先是和王希淩一块儿,创编了《社会大视野》专刊,又跟老领导冷德清去广告部干了两年。到1996年,离开广告部,参与《双休特刊》的创办。
      《双休特刊》从1996年底创刊,到1999年初结束,两年零两个月,出了106期。短短两年,在我25年的新闻生涯中,不算长。但是,这段日子,却是我最难忘怀的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
        阿基米德说:“给我一个支点,就可以把地球翘起来!”  现实中,所谓“支点”,也许就是一个机遇,一个平台。投身新闻界的人,都会有一个梦想,希望能有机会发挥自身的才干,做出一些成绩来。现在看来,《双休特刊》的出现,的确给参与者找到了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,一个发展成长的机遇。
    《双休特刊》是南京日报第一份生活休闲类的周刊。特刊的宗旨很明确:把握都市脉搏,透视社会热点,传递读者心声,服务百姓生活。对于党报来说,这是一片有待探索的广阔新天地,贴近生活,贴近读者。版面设计也颇有特色,顾东冬任责编的一版,是大特写,紧扣社会热点,大图片,大标题,让人耳目一新;彭凌任责编的二版,“生活空间”,以写人为主,“闲谈”“角色” “说我” “女友” “家庭相册” “人生边上”,一个个别出心裁的栏目。,一篇篇短小精悍的妙文,读来津津有味;薛巍任责编的“休闲视窗”,则以时尚、时俗为着眼点,放眼中外,比较今昔,为读者打开一扇宽阔的视窗;以费嘉为责编的四版“消费长廊”,则以市场为阵地,以消费为导向,吃喝玩乐购,全方位为读者服务。
         各版责编绞尽脑汁,八方组稿,精心编辑,力争出彩出新,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好。记者大致分版,陈广明一版跑的多,汪海燕二版是重点,高剑以三版为主,四版则是杨欣的主阵地。一周一版压力大,动力也就大。前不久,我到资料室粗粗翻阅了一遍《双休特刊》,发现不少作品,在当时都引起很大反响。陈广明在一版,还发表了不少大特写。当事人回忆起来,对这个平台,一定是感触尤深。
          《双休特刊》是南京日报第一个有经济承包任务的周刊:每年必须完成100万的广告收入。这既是党报发展中的改革之举,也是创新之举。龚惠民是周末主编,也是南京日报副总编,分管《双休特刊》。记得他当时找我谈,特刊要有承包任务。我说,指标可以定为100万!他很吃惊,说,是不是太高了?我其实是心中有数的。以冷德清为首的广告部,当年就是承包经营的。老冷带陈正、李文、陆卫东和我,五个记者承包广告部,当年就超额完成承包任务,南京日报的广告收入,首次突破2000万。
           承包指标,给每位参与者都带来压力。特刊的头张秋,压力最大。最终,我们超额完成了指标,也算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。为了完成指标,特刊成员在采编之余,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现在看来,创收的压力,也锻炼出他们另一种本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群满怀激情的伙伴
        特刊成员中,我和彭凌年龄最大,被称为老大哥和老大姐,(陈正是后期加入的)。其余如顾东冬、薛巍、陈广明、费嘉、杨欣,都是初出茅庐,年轻气盛,就包括我们的头张秋,也属年轻俊彦。这是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团体,大伙浑身是劲,激情满怀。
          他们来自不同的部门,原本的工作,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压力。加入之前,他们都知道,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新岗位,创办一个全新的周刊!采编之外,还要有创收的压力。但他们义无反顾,激情满怀地投入这个新团体。这是一群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想干事的年轻人!
        我和彭凌,较之他们,入界较早,年龄稍长,但是,我们也是有追求,有激情的人。我们俩都是风波中的活跃分子,热情开朗,快人快语,颇为相得。所以,我们和这帮年轻人就处得来,工作起来,一样的忘我,一样的拼命!
          正是这样的激情,激发出他们的才干;正是这样的激情和才干,绘出一期又一期精彩的版面,向读者奉献出一份不一样的《双休特刊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种亲如家人的氛围
         我在南京日报25年,或长或短,换过不少部门。回想起来,《双休特刊》是唯一让我有家的感觉的团体。领导和成员不分彼此,打成一片,就像兄弟姐妹一样。
         分工是有不同,目标却是一致。每个人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,都不是个人的问题,大家都会想办法,一起来商量解决。陈广明以前没有搞过大特写,我们会帮他出主意,找选题;采访回来顾东冬会和她商量怎么写,写好后,会,帮他一遍遍的修改,直到满意为止。汪海燕没当过记者,更不会拉广告。老记者会带她去采访,教她去创收。彭凌在版面策划和安排上,经验丰富。她总是主动和年轻编辑交流,传授经验。工作上的互相帮助,让大伙的心,贴的更近。
        个性各不相同,都能坦诚相待。东冬话不多,却是个才子,有时猛不丁冒出一句话来,语惊四座;薛巍是个闷头鸡,不爱说话,却爱读书,一肚子的学问,用来做版面;陈广明热情如火,部里的杂事,总是抢着干;高剑少言寡语,年龄最小,总爱在一旁笑着,听大哥大姐们争论;杨欣是个小美女,脑子灵光,办事刷刮,外出游玩,大多由她安排;汪海燕快人快语,讲起话来像机关枪;彭凌是老大姐,却是个讨喜包,爱说爱闹,诙谐幽默,往那里一站,就是笑声一片。难得的是,无论什么个性,大家都坦诚相待,真心对人。
          生活上也是互相关心,谁遇上什么难事,大伙都会当成自己的事,出主意,想办法,尽力帮忙解决。记得有一次,我的腰突然扭了,躺在办公室沙发上,不能动弹。陈广明和汪海燕见状,两个人轮流,又是拍又是锤,忙乎了好一阵,才缓过来。
           同事是一种缘分。同事相处如家人,更是一种难得的缘分,格外值得珍惜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一位睿智包容的领导
        俗话说:“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。” 一个团队,头就是一面旗帜,就是一个表率。《双休特刊》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,做出成绩,部主任张秋功劳最大!
         到“双休特刊”前,我不认识张秋,只知道,他是周末的一个才子。我对才子,总是怀有一份敬意的。直至相识,才发现居然这样年轻,瘦而文静,显得精干,人也随和,感觉能够相处。
         《双休特刊》的设想,最早是张秋的创意,我是稍后才参与的。可能是龚惠民觉得我办过《社会大视野》,又有广告部承包的经历,能够为新办的特刊出点力,才拉我加盟的。那时,广告部承包告一段路,我也正在找出路,于是一拍即合,前往《双休特刊》,当张秋的副手,协助办刊。
         特刊的整体构想,显示出张秋的睿智,显示出一个媒体人对社会脉搏的把握和洞见,以及敢于创新的担当。这是我认同的。加上对他的第一印象,诚恳谦和,温文尔雅,遂下决心全力以赴,共同奋斗。
         我这个人个性强,认死理,讲起话来粗嗓子,大喉咙,就像吵架。本性难移。我也担心和张秋能不能和衷共济、和睦相处。事实证明,我们相处融洽。这很大程度上,是出于张秋对我的尊重和包容。有时,我们会对某件事的处理,某个决策,有不同看法。张秋总是静静的听我的阐述,再细细的谈他的意见,反复沟通,反复商量,直至最终达成一致意见。
          张秋心细,部里哪位同事,有什么状况,他总是最先知道。一旦知道,绝不袖手旁观。如果有同事工作不到位,他也会抹下脸来,绝不姑息。我想,双休特刊能够有一种好氛围,和张秋的表表率作用,是分不开的。
         20年过去了,《双休特刊》已经成为历史。当年的伙伴们星流云散,有的出国,有的到外地发展,有的退休,有的办起了新媒体。我们只聚过一次,那是去年夏天,在南京,我家的楼顶花园里。大伙回忆往事,仿佛就像昨天。还是那样亲热,还是那样一见如故,亲如兄弟姐妹。
         《双休特刊》,已经深深刻进我们生命的年轮里。我们将永生难忘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王增陵       2017.9.2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