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石草堂
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之成离世十周年纪念之四

2018-3-23 23:05:40 阅读218 评论0 232018/03 Mar23

天堂____赴京治丧手记之二

之成的告别仪式上,没有放哀乐,而是放TGR唱的《天堂》。这让参加告别仪式的同事和领导颇感意外,觉得耳目一新。

      这个创意,是大嫂和之锡的杰作。在策划告别仪式时,大嫂说,能不能在哀乐之外,再放一些之成喜欢听的歌?之锡一下来了灵感,接着说,那就干脆不要哀乐了。就放TGR的那首《天堂》吧。大哥对草原有着特殊的情感,这首歌,他特别喜欢。他一定不愿意我们悲悲戚戚的,就让他一路听着这首歌,去天堂吧!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     定下来容易,实施起来却颇费一番周折。燕宁从电脑上下载了这首歌,刻录成光盘,拿到殡仪馆里,却放不起来。原来,殡仪馆的播放器只能放固定的几首哀乐,无法播放光盘。把它录入殡仪馆的电脑里,电脑的接口和功放的接口又不一致,还是放不起来。大嫂同事胡姨从家里拿来一个便携式的播放机,结果播放机和功放接口仍然不一致,依旧放不起来。最后,燕宁到商店里转了两次,好不容易才买到一个转接线,问题才得到解决。

     我也喜欢唱歌,也喜欢草原歌曲,草原歌曲悠扬、苍凉、有极强的穿透力,有一种对生命的呼唤和赞美。"蓝蓝的天空,清清的湖水,美丽的草原,这是我的家,我的天堂。我爱你,我的家,我的家,我的天堂!" TGR独具魅力的歌声,在殡仪馆里反复回旋,我仿佛看到之成在云端里向我们微笑......

作者  | 2018-3-23 23:05:40 | 阅读(21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难忘《双休特刊》

2017-9-29 22:39:50 阅读9 评论0 292017/09 Sept29

1984年初,南京日报首次对社会公开招聘编辑、记者。社会各方人士近千人应聘,通过重重关卡,只招收10人。我有幸以第一名入选,从此踏入新闻界,一直干到2008年退休。

初入报社,分配到评论部当编辑。上班当天,吕德雄主任把《见闻谭》和《金陵论坛》两摞来搞,往我桌上一摊,说:“都是你的事了。干活吧!”没有准备期,没有适应期,也没有人教你怎么当编辑,直接逼你上手了。评论部就三个人,除了吕德雄,还有一个搞文摘的严中。也只能边干边学边。好在我文字功底还行,很快就适应了。当年,自己写的一篇评论获南京市好新闻一等讲奖,和孙洁合写的一篇通讯,获江苏省好新闻二等奖。

1985年,出乎我的意料,报社任命我为政法部主持工作的副主任(没有主任),组建政法部。在政法部干了一年多,自以为还是不辱使命的。1986年,政法部取消,我被安排到新组建的社会生活处当记者,跑政法口和民政口,以舆论监督为己任,一直做到1989年以后。那时候,大环境相对宽松,在舆论监督方面,我才有可能取得一些成绩。风波之后,环境不同了,我先是和王希淩一块儿,创编了《社会大视野》专刊,又跟老领导冷德清去广告部干了两年。到1996年,离开广告部,参与《双休特刊》的创办。

《双休特刊》从1996年底创刊,到1999年初结束,两年零两个月,出了106期。短短两年,在我25年的新闻生涯中,不算长。但是,这段日子,却是我最难忘怀的!

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

阿基米德说:“给我一个支点,就可以把地球翘起来!”  现实中,所谓“支点”,也许就是一个机遇,一个平台。投身新闻界的人,

作者  | 2017-9-29 22:39:50 | 阅读(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浦江之首—— 松江见闻 (1) 梦石

2017-1-9 13:51:16 阅读81 评论0 92017/01 Jan9

五年前,女儿一家三口离美返国,定居于上海松江新城。从此,松江这方水土,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,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。 报纸上、电视里,只要有与松江相关的新闻,我们自然会特别关注。

      松江于我们还不仅仅是关注。最近几年,我们是常来常往。逢年过节,多数是去松江团聚。太太为了照看小外孙女,一年之中要住上半年多。去松江多了,对松江的了解也慢慢深入了。原来,松江还是上海的根啊!历史长达两千多年!

      我以为,喜欢一个地方,关注一个地方,就应该了解它的文化,了解它的历史 。所以,每到松江,就会去老城区逛逛,到周边的景点看看。小小的松江,据说自古就有二十四景,我们先后去游览过方塔、醉白池、广富林......  惊异于松江文史之丰富,景色之优美。也为女儿一家能在这里安居乐业,感到庆幸。

      今年元旦期间,我们又在上海团聚。女婿提议,去游览“浦江之首”景区。这是我以前没听说过的景区,一家人欣然驱车前往。

     “ 浦江之首”位于松江区充满传统乡村风情的特色小镇石湖荡境内,离城区不远。 车行半小时不到,来到一处地势平坦的乡村。 导航仪提示:已到景区了。然而,除了前方一片小树林外,哪里有景区的影子啊?就在我满腹疑惑之际,转过小树林,右边忽然涌出一条大江,水色发黄,水势浩荡,江上船来船往,忙碌异常,莫非这就是黄浦江?

作者  | 2017-1-9 13:51:16 | 阅读(8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宝罗斯太山下的长明灯(上)--草原之旅(7)

2016-10-26 12:07:53 阅读64 评论0 262016/10 Oct26

黄河畔的合影

伊克布拉的知青们这次返回第二故乡,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使命——在宝罗斯太山下修建一座长明灯。我有幸参与了长明灯的安装过程。长明灯背后的故事,深深地打动了我,回来以后,心情依旧久久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    宝罗斯太山是伊克布拉境内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,大约200多米高,山坡陡峭,山势挺拔,孤零零的耸立在一片荒原上。两峰相连处,形成一道山洼,整座山形显得柔和而富于变化。在一个奇石爱好者眼中,是那样大气磅礴,是不可多得的山景,让我震憾的一座石头山。迎面山坡上,有七个白色的大字:永远忠于毛主席。十分醒目。乍一看,我立刻想起那个荒唐的年代,一群天真、幼稚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才知道,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。这七个大字后面,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。

四十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故事,就在这座山下发生。

1969年初,他们刚到伊克布拉没几个月,一场深挖“内人党”的运动,突如其来地席卷鄂尔多斯草原,搅乱了牧民平静的生活。公社往大队派了贫宣队,成立了“清理阶级队伍”专案组。很快,大队副书记王旦巴道尔吉被打成“内人党”。专案组为了扩大战果,连夜拷打王旦巴道尔吉,用铁丝捆上大石头吊在他脖子上,罚他站在火炉边的凳子上......  王旦熬不过去,胡乱“供”出一些人。第一个就是知青们的“老师”马旦增。马旦增半夜里被带到保罗斯太山下的大队部接受审查。

作者  | 2016-10-26 12:07:53 | 阅读(6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永远的知青大娘(下)——草原之旅(6)

2016-10-26 12:06:28 阅读40 评论0 262016/10 Oct26

说到故事,让我们纳闷的是,关于知青大娘哈金霍诺霍娜,知青们没有讲出过一个完整的感人的故事,她留给知青们的,只有一些片段,一些细节。

大娘的家在山口的一处高坡上,这里是通往伊克布拉大队部的必经之地。真正在大娘家住过一段的,只有大保、杨君乔和毛佩玲,但几乎所有的知青,都在大娘家喝过奶茶、睡过热炕。尽管很贫穷,大娘总是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款待知青们,就象对待自己的孩子。

有人说大娘脾气不好,敢说敢讲敢骂,但苏闽说:“她见到知青总是笑眯眯的。”吴燕说:“每次从山口出来,总会看到大娘站在高屹梁上,手搭凉棚在张望,她是在盼知青来啊!每次到大娘家,总是炉火烧的旺旺的,奶茶烧的热热的,炕上烧的暖暖的。就象到了家一样。”

在那饥饿的岁月里,在那寒冷的塞北草原上,远离家乡几千里的南京知青,大都还是十几、二十岁的孩子,是多么渴望温暖的母爱啊!大娘的家,便成了他们心中的港湾,最难忘的、最温暖温馨的家。

没有特别的故事。但,那些永远烙在知青心中的点点滴滴温馨的回忆,不就是一个个动人的情节么?大娘没有留下一张照片,但是,几十年后,大娘的音容笑貌在知青的记忆中依旧是那样清晰,就象刻进了脑海里一样。

伊克布拉的知青们说,哈金霍诺霍娜只是知青大娘的一个代表。这座碑,不仅仅是为她一个人立的,也是为其他许许多多的知青大娘立的,更是为许多知青大叔、知青大哥、知青大嫂,为所有关爱、帮助过知青的草原上的善良的牧民立的!他们只是想通过这个碑,来表达自己对草原的思念,对牧民的感恩!

很多故事,很多细节,几十年后回想起来,依旧是那样温馨,那样令人感动。

作者  | 2016-10-26 12:06:28 | 阅读(4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永远的成吉思汗——草原之旅(2)

2016-10-26 12:01:46 阅读31 评论0 262016/10 Oct26

到内蒙不到成吉思汗陵,就好像到西藏而不到拉萨一样,会留下永久的遗憾!

巧的是,成吉思汗陵就在鄂尔多斯市,在我们前往鄂托克旗的路上。我们去拜谒成吉思汗陵,不需绕道。

其实,这里并不是成吉思汗的葬身之处。据史载:成吉思汗身故,遵照遗言,密不发丧,葬于不儿汗合勒敦的大山之中。现在,恐怕连这座大山位于何处都是个谜,更遑论他的葬身之所了。即此可见,成吉思汗绝不是“只识弯弓射大雕”,而是极有远见的智者:身后不留下任何痕迹,以确保灵魂的永久安宁。

但作为蒙古族的“圣主”,人们需要有一个物化的东西作为象征,以便祭拜,成为全民族的精神支柱。于是,他们搭起了“永世坚固的八白室”,作为成吉思汗的陵寝,以供后人凭吊。这样,“八白室”就成为成吉思汗真正的陵寝了。所谓“八白室”,其实就是八顶白色的蒙古包,包内分别供奉着(1)成吉思汗和孛尔帖(第一夫人)的灵帐;(2)第二夫人呼兰的灵帐;(3)第三夫人古日勃勒真高娃的灵帐;(4)溜圆白骏的神位;(5)成吉思汗用过的圣奶桶;(6)成吉思汗用过的弓箭;(7)成吉思汗的鞍辔;(8)成吉思汗的珍宝。每座“白室”都不大,大约两米高,便于迁运。历史上,这“八白室”确实也没有一个固定之所,处于不停的迁移之中。清初,迁到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旗。抗战期间,又迁到甘肃榆中县兴隆山以避战乱。1949年,再迁青海湟中县塔尔寺。1954年,成吉思汗陵重返鄂尔多斯故地,国家拨款在伊金霍洛旗修筑了新的陵殿。成吉思汗陵终于在这里安居下来。现在,这里已经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;全国旅游胜地四十佳之一;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国家AAAA级旅游区了。

作者  | 2016-10-26 12:01:46 | 阅读(3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迷人的恩格贝——草原之旅(1)

2016-10-26 12:00:16 阅读48 评论0 262016/10 Oct26

出包头往南,车行不久,迎接我们的不是草原,而是沙漠!

    原来,这里就是库布其沙漠,中国八大沙漠之一。据说,这里年降雨仅250毫米,风大沙狂,植被稀疏,被称为不可治愈的地球癌症。

   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中,内蒙总是和大草原联系在一起的。想到内蒙,脑子里就会出现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”、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景象。其实,这是一种错觉。真实的内蒙,分为东西两部分。东部的锡林格勒、科尔沁大草原,那才是真正的大草原,水草丰美、牛羊成群。西部,却是以沙漠、荒漠为主,著名的沙漠,除了库布其沙漠,还有腾格里沙漠、毛乌素沙漠、乌兰布和沙漠。广袤的沙漠荒漠地区,植被稀少、环境恶劣。这一带,也是我国北方沙尘暴的主要发源地。

    忽然间,一片绿洲跳入眼帘——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,恩格贝生态园到了。

   “恩格贝”是蒙语,意为“平安、吉祥”之意。地处鄂尔多斯高原库布其沙漠腹地,距包头仅几十公里。据说,这里曾经是水草丰茂、牛羊成群的,然而,由于战争和过渡垦牧,美丽的草原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沙漠。1989年,以王海明为首的第一批创业者走进了恩格贝,植树、种草,开始了艰难的创业。1990年,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会长、世界著名的治沙专家远山正瑛教授扎根恩格贝,并且发动日本国人数千人次,远涉重洋,传情播绿。现在,这里已植树逾200多万棵!为了纪念这位日本友人的贡献,恩格贝还专门设立了纪念馆。

   

作者  | 2016-10-26 12:00:16 | 阅读(4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跨越半个世纪的情缘

2015-12-27 16:02:39 阅读61 评论0 272015/12 Dec27

2015年12月22日,冬至。冬至是一个节气,在古代也是一个节日,民间俗称“过大冬”。 冬至往后,开始“数九” ,真正的寒天,就开始了。巧的是,今年冬至日,九个有缘人,在新街口德基广场七楼的南京大排档,欢聚一堂,重温他们之间跨越半个世纪的情缘。

这场聚会的契机,追溯起来,是发表在耳顺上的两篇博文引起的。10月22日,香香果发表了一篇《看望扎根苏北大地的章虞同学》。尤惟中(蓦然回首)的夫人文睿(Rainbow)看到了,对尤说: “快来看,写的这个人好像是你以前的老邻居哎! 我以前听你讲过的。 ” 尤点开章虞(灵芝草)的博客一看,果然是他50年前的邻居。这一发现,勾起了他的回忆,于是写了一篇《听外婆讲那过去的事》,12月7日,发布于耳顺上。章虞看了此文,大吃一惊,那不是写的我外婆和我家的事吗?赶紧打电话给快乐一生,打听“蓦然回首”是谁。 于是,两个分别40多年的邻家阿哥阿妹,在耳顺上重逢了。

        12月18日,章虞从沭阳来宁,参加初三(4)班同学聚会。尤惟中夫妇得知,邀请章虞、章宁姐妹俩去家中相聚。分别45年的老邻居,终于相见了。当年的情景,历历在目,恍若昨天。

章虞章宁姐妹和尤惟中姐弟

        随后,章虞决定回请尤惟中夫妇,同时把明陵的插友林晖,王瑞丰、唐小鸣夫妇 ,以及我和快乐一生邀来一聚。于是,就有了冬至日九人的欢聚。

佛教讲缘起,讲因果。我不是佛教徒,对佛学所知甚少。但,对佛陀

作者  | 2015-12-27 16:02:39 | 阅读(6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石趣

2014-8-11 11:30:20 阅读103 评论0 112014/08 Aug11

作者  | 2014-8-11 11:30:20 | 阅读(10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玩出戈壁石的别样精彩

2014-4-27 19:50:53 阅读90 评论0 272014/04 Apr27

(前言)

这里展出的是南京戈壁石协会部分会员的作品。这些作品也只是他们所创作的作品中很小的一部分,但我们相信,看过的人,会留下深刻的印象!

南京号称石头城,文脉深厚,赏石也有传统。不少爱石者玩过雨花石、玩过栖霞石、玩过灵璧石、也玩过广西的水石,可谓曾经沧海,最终不约而同都迷上了戈壁石,为何?那是因为,比较而言,戈壁石品种格外丰富,石型变化多端,石质细腻润滑,石色艳丽夺目,石韵耐人寻味,更富有艺术品所必须具备的内涵。

他们的玩法也与众不同:不仅追求原石原汁原味,更看重原石的组合,突出一个主题,表达一种意趣。 他们不满足于把石头从市场上寻觅回来,起个名字,就算作品。他们有一双慧眼,更善于发现原石中深藏的文化内涵,发挥丰富的想象,注入深深的情感,把本不相干的几块原石,创造组合成一个作品,这就给这个作品注入了新的生命,石头的张力和灵性,一下子就显露出来了,成为可以和观赏者进行交流对话的灵物!

一位年逾七旬的画家,看过这些作品后,深为震动。他说:“我不懂石头。但是,这些作品却让我大吃一惊,只能用‘震憾’两个字来形容!这是名符其实的顶级艺术品!”

精美的石头会说话,精美的石头会唱歌! 我们相信,这种天人合一的精美石头,是可以永世流传的!

作者  | 2014-4-27 19:50:53 | 阅读(9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江苏省 南京市 巨蟹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最近访客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最新评论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